这是你的焦虑,你的迷茫,你的秘密,你的树洞,和你花样年华。

那个时代已经过去,
属于那个时代的一切,
都不存在了。
– – – -《花样年华》

花样年华里的周生和陈太,一个转身,就是此生。

时光和时代,像是永不停留的脚步,我们像古道上疲于奔波的过客,丢失了那份策马扬鞭的洒脱,平添了一份新时代特有的焦虑和戾气。而那扬起的风尘未曾随风而去,却悄无无声的粘附于身体发肤的各个角落,久而久之,积攒的厚了,全新的自己也随着时代跨越到了新的年轮中,而过往的自己,被积压在厚厚的凡尘下无人问津,如此看来,人有时候在内心对自己的残忍和绝情,程度要远超于对他人言语上的放肆。

我们都太忙了,忙的没时间和自己相处,或是拒绝和自己相处,现实生活中有太多的周生和陈太,都是在孤独的时候无法独处,在喧闹的时候无法静心,才会把剧情中文艺的擦肩而过,最终改编成了悲伤的步入歧途。影视作品为了剧情安排,会营造这样一种让人生怜和叹息的氛围,甚至引起争议和话题。而现实生活,往往经不起这类高端的折腾和冲击,相比较之下,都是小心翼翼过日子的时光更多。

许多时候你的忙碌是因为你不知道要做什么,忙?盲?茫?还是莽?你不知道,是因为你从来没问过自己。

所以会独处,拥有独处的能力,随着年龄的增长会越来越重要。生活总归是繁琐的,家庭的组建,工作的压力和挑战,城市生存空间的不断压缩,有时候会让人变得无所适从甚至想要逃避,其实疲惫的你可以逃避,如果可以成功逃离的话。显然这是一个不成立的假设。

You must
want to spend 
the rest of your life
with yourself
first
— – -《Milk and Honey》

所以你应该尽早的知道,首先你要面对的,并不是这个庞大而繁杂的世界,而是渺小而又简单的你自己,与人相处之前,先要能心平气和的与自己相处好,千万千万,不要把顺序搞混了。

花样年华里说的不复存在的过去的一切,是说的电影。而你生活的里的一切,是否存在,取决于你,而不是编剧和导演。

如果有多一张船票,
你会不会跟我一起走?
如果有多一张船票,
你会不会带我一起走?
– – – -《花样年华》

两句话分别来自周生的询问,和陈太的自问。

两句话,都没有得到答复,在电影中,都留下了遗憾。最终周生把心中的答复交给石洞,而陈太,选择用生活来覆盖过往。即便彼此心中依然牵挂,却终究只是周生陈太。

几乎所有的歌曲,故事,文章,都在传达着过去的故事中充满遗憾,充满“如果当初我们能不那么倔强”的叹息,那为何当下听歌读故事看文章的人,仍要在这条路上一往如前?

因为当下的今天,并没有如果,尔后的明天,也许并不会因为“如果”而遂心愿,正是因为这种不确定性的存在,才让人懂得更加珍惜当下。

要尽早明白,你所期盼的,可能终究无法实现,你想要留住的,可能最终会要失去。

想通了这个概念,心中的许多事情会更加豁然开朗,不会轻易的让外界束缚住自己的内心和脚步,人本来就是一个最大的不稳定因素,接受这种不稳定甚至享受这种变化带来的不同视角,可能会让眼界更宽,心胸更为宽广。

你知不知道,从前的人,
要是心里有秘密,不想别人知道,
他们会怎么做?
他们会跑到山上找一棵树,在树上挖个洞,
然后把秘密全说进去,再用泥巴封起来,
那秘密就永远留在那棵树里,
没人知道。
– – – -《花样年华》

每个人心中都会有自己的小秘密,或是自己难于启齿的难堪和无奈,也许是不可告人的秘密,亦或是深藏于内心深处的情愫,这份情愫可能是一个具体的人,一份飘渺的感觉,或是像花样年华里的周生和陈太之间那看似明了,却又虚无的好感。

这种无法诉说的成分,品种多的像撒哈拉里的沙尘,深藏于每个人的心中,每次的独处,必然会产生一些不得不摒弃的秘密也好,杂质也罢,一个属于自己的树洞,会不动声色的帮你处理好,而一本恰到好处的书籍,会让这种不动声色更为轻巧。

始终相信,书籍和自己的树洞,是最忠实的伙伴,它们沉默,但从不离场。

剧中的1966年,周生在柬埔寨的Angkor Wat寺庙里对着一块石墙里面的小洞诉说自己也许不算秘密的画面,与其说是把自己的秘密交与没有生命力的石洞封存,不如说是自己俨然已经知道了想要什么,相应的想要放下什么,在那一刻,心是硬的,而吴哥窟里的石头,是柔软和包容的。

希望读罢此文的诸君,都有一颗属于自己的树洞,在独自一人的时候,能让自己埋于心底的千言万语愁思烦絮释放出来,然后再把其封住,无需惊扰他人,亦不用烦扰自己,只需单方面纯粹的输出,而后,带着全新的自己,去迎接美好的一切。

独处,树洞,这些可能并不像电影名字写的那样是为了In the Mood for Love《花样年华》,但也许是,In the Mood for purifying a burdened heart.

发表评论

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。 必填项已用*标注